草莓精品导航

余笙歌闻言,微微地怔了一下,难道,薇薇安还不明白,并不是自己想要让她离开,而是,她所犯的错,已经败露了,颜渊是绝对不会让这样一个蛀虫继续留在凌傲天集团的。

这些话,难道要让自己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地告诉她吗?!

余笙歌双唇紧抿,却并没有说出来其中的厉害关系。

她认为,薇薇安并不是一个笨蛋,早在她被工商局的人带走的时候,她就应该知道了到底是为了什么,她会取代她的职位。

“怎么?你无话可说了?”薇薇安不依不饶地追问。

余笙歌冷笑,扬起了尖尖的下巴,冷眸以对薇薇安,“你自己做过什么,你自己最清楚。”

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竟然让薇薇安无言以对。

打蛇打七寸,和敌人对垒时,就要给敌人致命的一击,这是余笙歌从颜渊的身上学到的。

见薇薇安不再说话,余笙歌眯了眯双眼,冷声质问道:“现在,应该轮到你,来对我解释一下,你们苏氏集团为什么会有我们的创意了吧?”

“你们的创意?!”薇薇安凝眉,目光之中的嘲讽和不屑之色,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,“什么你们的创意,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吗?”

“苏氏集团为什么会要针对时下年轻人准备时尚商场?”余笙歌直接开口问道。

薇薇安眨了眨双眼,“这个概念,在我去苏氏集团之前,苏总已经确定了,如果想要问,你还是直接问苏总比较好。”

娇艳如花樱桃少女可爱写真图片

说完,薇薇安踩着高跟鞋,举步走进了采访室之中。

余笙歌看着两个虚伪的女人,和苏主编谈论着她们的新概念,只觉得偷走她和余婉音心血的她们,像是两个肮脏小偷。

这是,余笙歌听见了采访室中,苏主编对苏棉棉问:“苏总,您的这个概念非常好,我能够问问您,是什么契机,让您想出了这个理念吗?”

苏棉棉笑着回答道:“当然是我身边的朋友们了,我并不像是其他的明星、名媛、总裁那样高高在上,我很喜欢交朋友,身边的许多好朋友都在跟我,说我们苏氏集团的商场的品牌都是ighendbrand,他们跟本就消费不起,所以,我才有了这个想法。”

苏棉棉在回答苏主编的话时,余光瞥见了站在玻璃窗外的余笙歌,唇角微上扬,勾起了一抹满是挑衅的笑容。

“妈的,beach。”余婉音撸胳膊挽袖子,就要冲进采访室和苏棉棉理论。

余笙歌忽然伸出了手,一把拉住了余婉音的手腕。

“姐,那个beach竟然剽窃了我们的创意,她实在是太不要脸了。”余婉音怒目圆睁,一瞬不瞬地看着余笙歌,“你能忍,我可不能忍。”

“别跟她一般见识,不然的话,别人会以为我们和她是一样的人。”余笙歌勾了勾唇角,回应了苏棉棉一个淡然的笑容。

结束了采访的苏棉棉,走出了采访室,她扬起了下巴,似乎是在用鼻孔看着余笙歌,冷笑道:“余小姐,还真巧啊,你也是来做采访的吗?”

“不是。”余笙歌笑了一下,微微地摇了摇头,“我是想要来看看,苏小姐要如何做时尚商场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苏棉棉咯咯笑道:“那就请余小姐拭目以待喽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。”

苏棉棉踩着高跟鞋,走到了余笙歌的身边,凑到了余笙歌的耳畔,压低了声音,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够听见的声音,揶揄道:“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说完,苏棉棉用肩膀撞了一下余笙歌,扭着宛如水蛇般纤细的腰肢,走向了电梯。

余婉音不甘示弱,高声喊道:“苏大影后,难道刚才拍照的时候,就没有人告诉你,你有两个鼻毛露出来了。”

苏棉棉蹙了蹙眉,当电梯停至下来之后,快步地走进了电梯中。

她急忙从包里拿出了镜子,仔细地看着自己的鼻孔,寻找着露出来的两根鼻毛。

……

“姐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余婉音叹了一口气,凑到了余笙歌的耳畔问道。

余笙歌始终都怀疑,这件事和薇薇安脱不开关系,她眯了眯双眸,看着电梯徐徐下降,良久后,余笙歌眸色微敛,看向了余婉音和魏雨萌,淡淡地说道:“别担心了,虽然,创意被剽窃了,但是,我们还能够用产品来打败她们。”

“嗯。”

余婉音和魏雨萌相视一眼,皆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回到了凌傲天集团,已是中午的午餐时间,余婉音和魏雨萌直接去了员工餐厅,而余笙歌却直接上了33楼。

叩叩叩。

“进来。”

余笙歌推开了颜渊办公室的大门,举步走了进去,“颜先生,已经到了午餐时间,你还要继续工作吗?”

说着,她径直地走到了颜渊的面前,用买来的午餐的袋子,挡住了颜渊的视线。

颜渊闻到了阵阵的香味,也感觉有点饿了,“你买了什么?好香。”

余笙歌心里虽然有些不痛快,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在脸上,唇角依旧挂着一抹浅浅的笑,将纸袋中的午餐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,摆在了颜渊的办公桌上。

“天麻鱼头汤?”颜渊打开了一个便当盒,“你去了“凌”餐厅?”

“你先尝尝味道如何?”余笙歌将汤勺递给了颜渊。

颜渊盛起了一勺天麻鱼头汤,细细地品尝了起来,他很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这应该是“凌”餐厅的主厨做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余笙歌莞尔,“那我明天可就要去“凌”参天做主厨喽。”

“这是你做的?”颜渊凝眉望着余笙歌,“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今早离开家的时候,我都没有和你分开,你是怎么做的?”

余笙歌凑到了颜渊的耳畔,柔声道:“秘密。”

“告诉我。”颜渊站了起来,将余笙歌抱在了怀中,见余笙歌闭口不言,开始挠她的痒。

“好好好,我告诉你还不行嘛。”余笙歌投降了,“鱼汤的材料都是我昨天下午回去的时候,让梅姐准备好的,今天早上在离开家之前,我在厨房里把材料都下了锅,是梅姐刚刚给我送来的。”

余笙歌拿出了筷子,递到了颜渊的手中,“快吃吧。”

午饭结束后。

余笙歌给大商场的同事们开了一个加急会议,大概是告诉所有的同事们,他们和苏氏集团即将有一场硬仗要打,这段时间,谁都不能够懈怠。

之后,余笙歌更是从其他的商场中抽调了一些优秀的管理层和销售人员,准备着“微风”商场一开门,就打响第一炮。

三点过后,余笙歌总算是能够放松一会,魏雨萌却敲响了余笙歌办公室的门,走了进来,“笙歌姐,你今天还要去4店吗?”

余笙歌抬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如果不是魏雨萌提醒的话,她早就忘记了,今天还要去看车的。

总是开颜渊的车或者打车,实在是太不方便了,她并不想让颜渊花钱买给她买车,自己赚的钱,还是自己花的比较痛快。

“下午没有什么工作了,你陪我去看看车。”余笙歌拎起了包,挽住了魏雨萌的手臂,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。

雷克萨斯4店。

余笙歌之前一直都开着红色的奥迪8,她总觉得有些华而不实。

她的首选,便是雷克萨斯的型号的汽车,可让余笙歌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刚刚走进了雷克萨斯的4店中,就见到了一个让她讨厌的女人。

苏棉棉挽着沐枫儒的手臂,在朝着一辆红色的跑车指了指,“这辆还凑合,不过,我觉得还是没有保时捷、兰博基尼、法拉利的车子好看。”

“我妈不喜欢太过招摇的车型,我觉得这款就不错,而且很便宜,才一百五十万而已。”沐枫儒拿出了银行卡,递给了汽车销售。

“你妈会不会觉得我小气啊,她的生日就送这样一台破车。”苏棉棉对沐枫儒撒着娇。

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在她轻轻的摇晃下,显得更加诱人,不经意间,余光瞥见了身后的余笙歌。

她猛然转头,面色唰的沉了下来,“哎呦,余小姐,这么巧啊,你也来买车啊?!”

余笙歌淡淡地笑了笑,“我们还真的是很有缘分。”

苏棉棉看着余笙歌站在一辆型的车子前,她扭着纤细的腰肢,径直地朝着余笙歌走了过去,微微地挑了一下眉,“哎呦,这辆车好像不太符合你凌傲天总裁夫人的身份啊。”

“什么样的车,就要什么样的人来开。”余笙歌唇畔含笑,淡然道:“我和苏小姐不同,我并不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……”

说着,余笙歌朝着沐枫儒瞥了一眼,言下之意,在明白不过了。

苏棉棉顺着余笙歌的目光看了过去,面色变得更加难看,“呵!的确是什么样的车,配什么样的人,这种小品牌的车子,根本就配不上我们的身份。”

“不懂车,就别瞎说。”余笙歌瞥了苏棉棉一眼,“exus这个品牌最先是在北美推出的,因为“雷克萨斯”的读音英文“豪华”一词相近,使人联想到该车是豪华轿车的印象。2005年,雷克萨斯成为在球均有销售的高级轿车品牌。”

“切。”苏棉棉嗤之以鼻,揶揄道:“懂这些有什么用,开车的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这么说,苏小姐对自己的车技很有信心喽?”余笙歌微微挑眉,唇角勾起了一抹挑衅的意味。

“那当然。”苏棉棉一口应下。

“呵呵。”余笙歌莞尔,挽起了一丝发缕,别在了自己的耳后,淡淡地说:“不如这样,我们比一场如何?”

“比就比谁怕谁。”苏棉棉冷冷地睨着余笙歌,丝毫没有一点惧怕的意思。

“不过,只是比赛有什么意思。”

苏棉棉走到了余笙歌的面前,哂笑道:“不如这样,我们加点赌注如何?”

“你想要赌什么?”余笙歌问。

“如果谁输了,对方看中什么车,就款为对方买下来。”

“好,成交。”草莓精品导航